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师资格 >

法官叔叔阿姨,是你们改写了我的人生-中新网

时间:2021-10-15 02:2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南阳中院少审庭审理的一起校园抢劫案,5名涉罪未成年人为了上网玩游戏,对同学实施抢劫。案发后,这些未成年人后悔不已,真诚认罪悔罪。合议庭经审理,认为可以对5名被告人适用缓刑,这样更有利于对他们的教育挽救。然而,在对监护人进行调查时,却发现被告人刘某的父母均已过世,而他的近亲属也因为他的顽劣拒绝监护。

  南阳中院院长秦德平动情地说:“从心理干预到社会调查,还敢提去WTO告大陆?台媒曝:台湾禁了大陆830项农产品,从基地帮教到前科封存,少审庭法官们用慈母般的柔情呼唤迷途少年,他们用医者般的仁心呵护每一个失格心灵,他们用司法启蒙扣好人生第一粒纽扣,他们用少审法官的责任与爱心,护航未成年人走向崭新的未来。” 【编辑:岳川】

  “孩子父母虽然已过世,但我们一定要帮助他找到监护人。一定要找到!不能因为找不到监护人,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滑入犯罪的深渊。”南阳中院少审庭庭长孙涛坚定地对合议庭成员说。

  “孩子走上犯罪道路,表面上是触犯了法律,其本质是心灵患上了疾病。根治他们的心病,就要进入他们的内心世界,找准病因。”孙涛说。南阳中院少审庭法官在办案之余,认真学习心理学知识,并且全部通过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考试。

  法官叔叔阿姨,是你们改写了我的人生

  为了找到未成年人的代理人,法官褚松龄跋山涉水,四处奔波;为了案件的定罪适当,法官赵森查遍案例,挑灯夜战;为了解开受害小姑娘的心结,法官胡珊珊辗转难眠,思虑关窍;为了做好回访帮教,法官助理曲旭顶风冒雪,不畏严寒……

  为孩子寻找监护人进行监管

□ 本报记者   赵红旗

  法官们积极探索将心理疏导机制引入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工作,对有心理缺陷的未成年被告人,邀请妇联、共青团干部共同进行庭前心理测评、庭审教育、判后心理矫治,通过心理干预及疏导,调整他们特殊的心理状态,促使其改过自新。法官们定期为父母关爱缺失、单亲家庭、自闭孤僻、人格缺失、心理受到创伤的未成年被告人进行长期跟踪心理疏导和矫治,使其感受到司法的人文关怀。

  小栩是某高校汽车系的一名学生,一时冲动犯了妨害公务罪。在案件审理中,少审庭法官了解到,小栩来自农村,平时品学兼优,还是班长,近期将有一次重要的省级汽车组装技能大赛,如果在比赛中获得名次,这对他毕业后顺利找到理想工作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  在选拔考试中,小栩不负众望,率队在比赛中夺得二等奖,并代表河南省去北京参加了全国比赛。为了让他“轻装上阵”,最大程度地减少犯罪对今后学习、工作的影响,少审庭对其犯罪档案依法予以封存。

  封存不良档案开启新人生

  如果给孩子打上犯罪标签,今后的路就会走得很艰难。南阳中院少审庭为帮助涉罪未成年人摆脱犯罪记录的影响,顺利回归社会,减少重新犯罪,对轻罪未成年人的犯罪档案实施封存,同时将轻罪记录封存规定告知本人和监护人。

  在“一对一”心理疏导中,有孩子说:“告诉奶奶,我会好好改造,“我们不把中国当对手,也不当敌人”。”有孩子拿出手工作品说:“请把这张稻草画带给我妈,我想家。”回程路上,法官们手里握着孩子们写的忏悔信,心里同样沉甸甸的。

  违法犯罪的青少年,既有可塑性强、易于改造的一面,同时也存在着较大的反复性。对少年审判法官而言,开庭审案只是工作的开始,延伸帮教、心理疏导、法庭教育等,则成为工作重心。近日,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走访河南省南阳市政法系统“十佳政法单位”??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综合审判庭,聆听法官们讲述他们的帮教故事。

  合议庭法官意识到,不能让孩子失去这次宝贵的机会。合议庭经过多次讨论,分管院领导又组织召开专业法官联席会议,最终对小栩的一审判决进行了改判,依法对其适用非监禁刑。

  宣判后,5名孩子及其监护人泪流满面,集体向法官深鞠一躬。

  小栩毕业后,顺利留校执教。每到节假日,他都会给少审庭张雪法官打个电话,每次挂断电话前,他都会道一声“谢谢您,阿姨。”张雪动情地说:“孩子们的悔过自新,让我明白了,少审法官办的不仅仅是案件,更是孩子们的人生。”

  为帮助涉罪未成年人消除心理阴影,少审庭全体法官经常驱车300余公里集体来到郑州未管所,对南阳籍未成年犯进行回访帮教,并播放专门为他们录制的视频。大屏幕上,当孩子们看到他们熟悉的村庄、家门前的小路、深爱他们的父母、日渐衰老的爷爷奶奶,亲人们的叮嘱、期盼在耳畔不断回响,泪水渐渐挂满台下一张张稚嫩的脸庞。他们在这种亲情的传递中,褪去了倔强和叛逆,拉着法官们的手泣不成声。

  心理疏导帮孩子找回自信

  □ 本报通讯员 郑娜

  此后的每个月,少审庭法官们都会给孩子们的监护人打电话,询问他们最近的成长情况,尤其是对刘某的情况进行重点跟踪回访。前不久,刘某给法官们寄来了一封感谢信,信中说,“尊敬的叔叔阿姨,其实我知道,当时没人愿意管我,如果不是你们的努力,我可能就这样自暴自弃了!是你们,改写了我的人生!”

  没有监护人监管,就不能对刘某适用非监禁刑。法官们分析认为,刘某心理和生理尚未成熟,可塑性较强,需要用科学的方法对其进行心理疏导,如果案件只是简单判决,虽然省去了很多麻烦,然而一旦判处实刑,刘某很可能形成“破罐子破摔”的心理,重新犯罪的概率较高。于是,合议庭法官们一次次地往返于刘某的居住地,一遍遍寻找愿意作为其监护人的亲戚,也不知吃了多少闭门羹,听了多少冷言冷语……终于,刘某的一位姑奶答应做他的监护人。那一刻,法官们心里充满了欣喜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